明末佛教研究 55

即請祖翁披剃」,做參究工夫的和尚去了(註四)。達觀真可於出家前的十七歲時,亦曾有「願立功名」之志(註五)。晦臺元鏡的塔銘中也說他於七歲時,即習詩書,並且「慕姚江良知之學」(註六)。無明慧經的行業記中說,他是九歲即入鄉校,至十八歲「棄筆硯,欲卜隱」,結果便走上了出家的路(註七)。

我們必須明白,中國雖是文明古國,在西元十六世紀的明末時代,讀書並不是全民都可做得到的事,更可說只有有志於功名的人,才可能有十年寒窗的讀書生活。然在資料中告訴了我們,明末的禪僧之中,竟有許多飽讀詩書的人。也可以說,明末禪宗的隆盛,與當時禪僧的教育程度,有密切的關係。